百度PastryG
文字禁一切
再加碎碎念

上海的夜 5 短未完 【勋兴】

吴世勋最近觉得张艺兴不太对劲。


张家妈妈不请自来的那天,张艺兴躺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这位女士,“我妈那个人吧,性子挺急的,做事风风火火,想到就做。”瞄了一眼吴世勋,确定他有在听,张艺兴继续道,“但是她也不容易,我爸老不在家,每次回国待最多一个月,一年两三次,这么多年了,我妈跟守活寡似的,也居然就这么熬过来了,三十多年也没跟别人擦个火花什么的,我是真佩服她。”


张艺兴从沙发上坐起来,翻看着桌面上的各类广告,“所以我一不回家,她就跟空巢老人一样没了安全感,我们家独生子女,不像你还有两个兄弟。我架不住她哪天突然又出现了,你不介意吧?”


吴世勋是第一次听他说家里的事情,听得有...

+

上海的夜 4 短未完

冲动是魔鬼,常识和说明书都告诫吴世勋,打完耳洞之后短时间内不能摘下耳钉,他只好硬着头皮去上班。这天开始之后是连续四天的夜班,所以白天吴世勋好好地睡了个天昏地暗,直接导致醒来的时候晕晕乎乎去洗漱,花洒里的热水淋到头上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坏了。


第一个到中心换好工作服,吴世勋对着镜子轻轻拨弄着耳垂,照这红艳艳的色度,想藏是藏不住了,疼倒是其次,他怕张艺兴问。


结果先来的是老傅,先调侃他的也是老傅,张艺兴久久未到,在错失全勤奖的边缘姗姗来迟,手上拿着的两份文件说明他并不是迟到,而是早就先去楼上主任办公室开会了。


老傅一眼就看到了摆在上头的那份推荐申请书,原来传言是真的,上头的上头有...

+

上海的夜 3 短未完

没有错,张艺兴在初七下午开始编辑信息,磨磨蹭蹭等到初八晚上才发送出去。


结果没有回信。


趴在床上等了一个小时没有收到回音,张艺兴自暴自弃地睡着了,而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吵醒起来上班,才看到了吴世勋前一天夜里的回复。


“没在忙,什么事?”

“我才看到消息,你睡了?”

“明天见面再说吧?”


初九早班,张艺兴到中心急急忙忙换好衣服找了个休息室的位子坐下,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回答“你昨天找我什么事”这个问题,双手抱拳入定思考的样子让人看着觉得怪瘆人的。


“你昨晚上找我什么事?”


吴世勋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张艺兴的身后,随口一问就放下包开始换衣服。


张艺兴听着后...

+

上海的夜 2 未完

早上七点半交班,被老傅称作“安静得出奇”的大年夜,一共出了14趟车,别说清闲,简直是累爆。

张艺兴没有洗澡,换了衣服就跟老傅一起下了楼,留下吴世勋一个人填表。

知道自己老往别人家里跑去睡觉的行为很诡异,只睡觉不上床更诡异,对方什么也不说默默地同意更更更诡异了,但是张艺兴没办法,家里呆不下去的话,他就不知道该去哪了。

这天大年初一,大家各回各家。张艺兴按“约定”地硬着头皮回了家,老妈已经起床出门买菜,饭桌上没像以往那样放着热腾腾的早饭,张艺兴叹一口气,想什么呢,自己都那么多天没回家了,还指望有人盼着他回来么?

早饭还是要吃,张艺兴从冰箱里拿出速冻汤圆给自己下了一碗。水还没开老妈就转着钥匙进了门,见了儿子...

+

上海的夜 1 短 未完

一个运动时突然昏倒的案子,救护车到达现场后,张艺兴第一时间判断室颤症状,贴心电图,拿药箱,老傅找到匆匆赶来的家属带到体育馆,吴世勋上呼吸器,轮流做心肺复苏,一人负责电击除颤。


家属吓得直冒冷汗,双手合十,三个医护人员累得满头大汗。张艺兴抬手看表,十分钟了,“吴世勋你上。”换下自己让他继续心肺复苏,提高嗓门,“家属?家属哪位?”看清了上前一步的女人,倾身向前,“你听清楚了,病人突发室颤,我们处理了十分钟还没有起色,心跳呼吸都没有恢复,十分危险,现在先上车去医院,你在这里签字,马上就走!”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解了情况的家属看也没看慌忙签字,边写边抖,小声喃喃,“一定要救,一定要救啊。。...

+

求你们原谅我,上张图证明我有在写,儿童节那天突然被老板叫去,“被”升职,加薪不多,加工作量狂多,只能每天下班路上用手机慢慢码,正以几百字一日的速度缓慢前进。我食言,我该死(不

+

Good news~

最近厄运连连,bb感冒,工作死线超紧,BUT,这个星期终于有好事降临,我决定写个小甜饼庆祝一下,看看六一,唔,六一来不及了,六三或者六四吧,好了滚去敲代码。。。

+

Nil

谨慎关注Alert,也许这里将来不仅仅放更新了,还会有我的碎碎念,介意的话可以只关注tags。

+

halfway house 6 【勋兴】

6


“后面的卸货区、仓库不能去,里面的生鲜区和熟食区也不能进去,你没有工作服,穿这个上班,里面穿自己的白色衬衫,就像现在这件就行。”说话的领班把绿色围裙往吴世勋胸口一塞,“纸袋的包法也给你看过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谢谢。”吴世勋顺手拿起手边的一叠大牛皮纸袋,两手一摞,拾掇整齐,将最后一张纸的折角翻平,重新压在下面。


出狱之后第四周的周一一大早,社工薛小姐就电话通知吴世勋帮他找到了在沃尔玛的工作,这个大型连锁超市离中途之家十站公交车的距离,靠近市区,车程四十分钟,从早上十点开门到晚上九点,两班轮替,早班从十点到下午四点,工资很低,但包午餐,正好填补了除了酒吧夜班的空...

+

这周有更新

这是为了督促我自己...更哪个呢?其实每个都写了一点点...这周末就不去漫展了,也抢不到什么好东西,抢不过妹子们...在家写东西吧。

下周开始上班,我热爱工作不爱亲儿子,亲儿子留给他将来的老婆爱吧,(或者老公?)

就酱

等等,更哪个呢?唔...

+

狮的舞 【勋兴】 续 1

张艺兴二十有五回到南城,带着满心的抱负却收获日渐惨淡的狮队,他忧心忡忡,为求大局,着急火燎委身于自家师弟,换来了吴世勋一世为张家舞狮的承诺,却不知自己是否能挨过这自北向南的乱世。


同一天的饭桌上,人头整齐,张父说完了该说的场面话迎儿归国,三杯下肚,宣布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准备散伙拆了狮队,自认对不起列祖列宗,他望着张艺兴,叹终有一日太平盛世,张家自然后继有人。第二件事,赵氏武馆私下提亲,要收吴世勋做义子,与那赵家独女曦芝结亲,随即转向与自己隔开一位的吴世勋,问他意向。


“我不同意。”抢在吴世勋前面,坐在两人中间的张艺兴先开了口,声响不大,却惹得整桌长辈同辈看向自己,“两件我都不同意...

+

痘号 补完了

 剩下的补在之前的“中下”里了


+

痘号【短 下 完】【勋兴】

张艺兴早就搬出来自己住了,自从高中时父亲的事情暴露,俩老就开始貌合神离,张妈妈心里对老公有怨是肯定的,但一直做家庭主妇的她长期隐忍,从来不把话说出口,就这么憋着这么多年,这辈子就盼着儿子能平平安安不惹事生非。当高三的张艺兴的第一志愿填上医学系的时候,张妈妈不开心了很久。两个老人家面和心不和,张艺兴一直都很难做,从小被妈妈带大的孩子从来都把爸爸当作心中的偶像,这样一来,两边都不想得罪,正好医院离家远,索性搬了出来。


刚毕业的时候研究生导师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有一搭没一搭地交往了一个月,渐渐断了联系,连分手都没说就被对方拉进黑名单,没了音讯。但是通过那次事情,张艺兴明白了一件事情,虽然已经...

+

痘号【短 中】【勋兴】

====


回到医院值班的张艺兴在急诊跑前忙后,正在评职称的关键时刻,准备论文的同时也要凑够急诊时间,他很长一阵子都没有好好睡觉了。院里的护士们喜欢跟年轻还单身的医生聊骚,张艺兴也不算年轻了,不过现在三十出头和二十好几的护士也算般配,再加上他不太会跟女人聊天这个萌点,受欢迎是免不了的。


在难得的休息间歇要陪护士们说笑,张艺兴不得不躲进男休息室喝水,从上班前换下的羽绒服里找出私人手机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却摸到了从吴世勋床头没收的退烧药,掏出来攒在手心,一板十二片,已经去了十片。


还是老样子,不遵医嘱。


从吴世勋懂事开始,吴妈妈就管不住他了,平日让他好好念书,他偏不,他要抄人作...

+

人为什么没有三只手

情人节贺的梗想好了,却连圣诞节的短篇都没写完,每天都一只手抱娃一只手玩手机,叹,人为什么没有三只手( ‾᷄꒫‾᷅ )

+

痘号 【短 上】 【勋兴】

“请XXX到第三诊室就诊,请XXX到第三诊室就诊。请。。”


吴世勋拿着挂号单找到二楼皮肤科的时候简直傻了眼,在护士站报到的只有女人和抱着孩子的家长,果然是妇幼医院,可是没有办法,忍了两天实在忍不下去的他拖着虚弱的身体,能到达的只有这家最近的医院的。


“啧,皮肤科就皮肤科,什么叫’皮肤性病科’啊。”吴世勋捏着手里的挂号单,带着不爽去护士站排队报到。


埋怨归埋怨,吴世勋拉了拉口罩,还是在第一诊室门口的正对面找了个空位坐下候诊,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拿手上的号和门口小屏幕上的号序一对,自己是下一个,还好不用等太久,反倒是多亏了这妇幼医院,皮肤科没什么病人,换随便一个综合医院,恐怕根本挂

+

春夏间 下 【勋兴】完

随身携带证件是吴世勋的习惯,身份证不在身边很没有安全感,隔日的凌晨五点按照约定去酒吧拿回自己的失物的时候,“CLOSED”招牌已经挂在大门口,吴世勋推了推门,果然没锁,走近吧台尽头的办公室,吴世勋敲了敲门,里面“嗯”了一声,打开门,张老板正伏在案头做着什么。


站在门口沉默了几秒,吴世勋刚要开口,就看见张老板右手的铅笔还在纸上涂改着什么,左手伸到桌子下面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张卡片,瞥了一眼,冲自己伸过来,“你先拿着,等会儿。”头也没抬。


吴世勋有些困意,走前两步接过一看,是自己的身份证套,看也没看,放进皮夹,道了声谢,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张艺兴被声音吸引地抬了头,笑着说,“不客气...

+

春夏间 中 【勋兴】真的是短,但是未完

因为过年放假,拖了大半个月张艺兴才重考过关,消了分,店门口的树枝开始变绿,张艺兴吸吸鼻子,妈的,春天了。春天是什么季节?不是什么万物复苏的季节,春天要干嘛,春天要上医院排队了,这年更惨,连车都开不了。


给店里招了两个临时外援,张艺兴决定休假一阵子,心情差,鼻炎复发,外加昨天晚上家里母亲来电,要他回家住些日子,老人家原话,你爸死了你也不回来看看?张艺兴腹诽,这么咒老公的也就您了。想是这么想,可还是在店里排了两个礼拜的班,交代了该交代的事情,回家,打算过一段时间与世无争的日子。


父亲的支气管炎不算太严重,可是每年过年发病,夜里咳得睡不着,老人家又讳疾忌医,每每都要张艺兴回去了硬拖着...

+

春夏间 【勋兴】短,未完

熄火,靠边,驾驶执照。


张艺兴知道,自己这次是栽了。从婚礼现场到家十五分钟的车程,他觉得自己应该没那么倒霉,但是他忘了这可是小年夜,交警队正大摆阵仗等着逮人。


“你好同志,熄火,驾驶执照——”对方已经催了两次,张艺兴磨磨蹭蹭,想拖延一下时间看刚喝的一点酒能不能散掉一些,唉,自欺欺人,这天真是倒霉透了。交警的皮手套按在打开车窗的车门上,外头的冷风吹进原本温暖的车厢,张艺兴打了个寒颤,鼻子隐隐作痒,从包里掏出驾照递出去。那人接过,记下了什么,好像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喝酒了吧”。张艺兴知道,交警的鼻子是很灵的,刚摇下车窗的时候,带着头盔的头那么凑近地和自己说话,明显已经是闻到了味道,他没...

+

流水 更完了

http://pppastry.lofter.com/post/1d79d3e6_f7c5946


去吧孩子们,千万别赞这条,我删的时候会心痛

+

- 流水 - 【勋兴】

- 流水 -


一天做梦,梦到分手后的受坐在攻家门口等他,而攻终于忍不住出门去找受复合的时候,看到受正在自家门口等自己,是谁不记得了,好像是我萌的某对二次元cp,很奇怪,我总能把二次元的东西具现化表现在梦里。于是就有了这篇流水账。。。大概是个平淡到无趣的故事。


====


吴世勋记得第一次见张艺兴的时候,觉得他不是什么正经的人。那时候他刚大学毕业,因为过分优秀的履历,被一家大型广告公司聘用当管培生,同级生里简直天之骄子人中龙凤。冬天入职实习,还没进公司一个月,就遇上年会,和同级一批的另外四个管培生一起,在最靠近领导的那一桌就座。只参加了一个月的培训,还什么...

+

YU见 【勋兴】「4。12 生贺」

YU见


吴世勋是个倒霉孩子。


吴世勋出生的那天,母亲大出血,差点在医院背过气去,但是家里还是疼得紧,觉得这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得来不易。吴世勋有两个哥哥,自从吴世勋出世之后,便轮番得病,去医院怎么也查不出什么毛病,却总是病着病着就好,好了一阵又病,恰巧父亲的公司因为收益的原因减薪,家里突然之间捉襟见肘。母亲找来了听说能开法眼的师父来家里看看,怕是家里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没想到那人来了什么都还没看,就指着母亲怀里的吴世勋直摇头,这个孩子要不得。


母亲当然不信,但是家里的衰事一件接着一件,吴世勋的二哥在上小学的第一天放学回家,在家里等哥哥回家的吴世勋高兴得冲出门去迎接,结果哥哥重...

+

为啥不更?嗯?

说白了就是为五斗米折腰,工作真的忙,估计会忙好一阵子。每天高强度脑力劳动的后果就是回到家就只想瘫在沙发上装死。

我说,老公我要辞职。

那你想换什么工作?

我不想工作。

那咱们够钱花吗?

现在够,要是搞出个孩子就不够了。

那您还是再忍忍,委屈您了。

那你不能多赚点?

我正在努力啊。

早知道就嫁个富二代。

你嫁不了。

为啥。

你脸大。

MD。

总之,除非天才,女孩不要选IT,不要!
好了我要继续装死了,这周末应该会更。。。( ̄_, ̄ ),

+

一亿的终点 Ch24

电话那头吵吵嚷嚷催促的声音,哭闹的声音几乎堵塞了话筒,“哥,我。。。哥你能借我钱么?”

==== 前文 ====


24 债与诺2


“借钱?多少?”张艺兴回头望了望身后正蹲在墓碑面前的鹿晗,小声问,他听得出电话那头嘈杂吵闹的氛围,“你在哪儿?”


“我在家,哥你能借我些钱么?我应急。”


“他们闹上门了?”


“哥。。。”


“我借你,你等会儿。”张艺兴挂了电话,返身去找鹿晗,“你开车,去世勋家里。”离开的时候瞟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庆祝的事情晚些再说吧。


鹿晗开着车,问那孩子要借多少钱,张艺兴愣了愣,答“他没说”,他很清楚自己手里富...

+

Halfway house 5【勋兴】

5


中途之家的房东的职责里面,从来没有煮饭这一项,所以张艺兴的手艺,很烂。本来就没什么事做的这个闲职,在这偏僻的地方更是无所事事,这栋房子是遗产,父亲的遗书写得非常明确,希望从闹市回老家的儿子用这栋房子做中途之家,明确到简直就像计划多年一样,不认识的人绝对会觉得他是个有了房子坐着拿钱的人。但他是个闲不下来的人,除了每天打扫,点名,检查卫生,定期写报告,剩余的时间总会找点事情来做。就这样,开始中途之家的第一年冬天,他开始在不大的厨房提供食堂服务,第二年春天就有房客食物中毒呕吐不止,吸取教训的张艺兴没放弃,赔了所有医药费之后,煮任何东西都多花一半时间,即使做三明治也不用生的菜,肉总是老得不行...

+

我终于写完了 湿的吴

从初二写到今天,短篇完结,我查史料查得好辛苦,我求你们看T-T

完整戳 这里 

本帖日后删。

+

狮的舞 【勋兴】 - 短完 -

原来真的因为敏感字被屏蔽了,但是我自认为很纯洁啊。。。么?

=================================

狮的舞


张艺兴出生南城大家,父亲是武馆后人,母亲是书香门第。家里地方大,人也多,爷爷带了多年的舞狮团,徒弟众多,就在张家练功。弟子在前院练,声音就会传到后院房里的小艺兴,哭闹不停的时候,父亲就叫母亲把孩子抱出来,母亲不乐意,说对孩子不好,父亲就自己进去把人抱出来,等孩子睡着,让敲锣鼓的师弟帮忙照看,自己去练,被母亲发现了,气得不行,捂着孩子的耳朵又抱回后院。


从小,大年初一的一大早,张艺兴都是被父亲抱在手里,看着家里的舞狮队伍醒狮采青,当然这些他都不记...

+

无题

饭局太晚杂事太多,今晚回来想到个酒驾抄牌的梗,争取这两天写一个玩玩~

另,春晚上的艺兴可爱到想抱回家,虽然我知道一直形容一个男孩子可爱也许并不妥当,但是连男主持都觉得可爱又乖巧的我们兴兴简直小天使一个👼🏻,被采访的时候明明紧张得不敢说话,说起话来又软到不行,大家玩摔炮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比心~

再另,看采访的时候,G一直在说,旁边那个谁?井什么柏然?他很会说话啊,动作也很自然,你看他还晃椅子,也蛮帅的,一看就有阅历有经验,有礼貌起来不输给张艺兴啊,嗯,会红。
我默默地让这段话fade out没接话,怎么说呢,我觉得以后还是放他去玩那些打打杀杀的游戏不要再给他灌输小鲜肉的视频了,万一哪天他跟我出...

+

halfway house 4 【勋兴】

4

“怎么吴世勋,你以为故意留堂打扫用餐室就可以逃过这节‘课’了?”


昏暗的灯光下,吴世勋抬头瞥了一眼坐在说话的男人一旁的女人,“不是的,今天轮到我值日,上次我说过的。”


“呀行了行了,开始吧,别废话。”


“我,明天有早课,所以……”


“那就动作快点,早开始早结束,要不是老头拜托我才不想在大好的晚上陪你啊。”


紧张不已,吴世勋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止不住胸前剧烈的起伏,两手拽住衣角,表情为难,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呐,我来介绍一下,今天的是特蕾莎女士,打个招呼吧。”...


+

一亿的终点 Ch23

23 债或诺


医学院考试前夕,鹿晗对着可以四个小时做试题都不觉得无聊的张艺兴抱拳佩服,“真的,我叫你一声哥,我把我爸让给你,你帮他老人家光宗耀祖吧。”


“啊呸呸呸,你有空在这儿贫嘴不如多念书啊,我叫你一声哥行么?”


趴在桌上转笔的鹿晗在“张监督”的霸权下坚持做完了两套试题,已经到达极限,“诶你说,我要是真考不上,他会不会真的打断我腿?”


“不会。”这个问题张艺兴已经被问了无数遍,耳朵都起茧子了。


“啧,你真无聊。”


张艺兴抬起鹿晗的胳膊,抽出被压在下面的自己的笔记本,“你能考上哥哥,这我...

+

© PP的Pastry | Powered by LOFTER